雨衣

忙于学习,更文随缘

【博畅】海苔(GE 完)

接上^2续

匆忙赶了个尾,卡文 @北野、








那段日子是阳光明媚,也让人难以割舍。当时,离真正的爱情只有一步之遥。他好像女主角一样。想小猫一样乖死了,不会挣扎。他安稳当上了著名公司的董事长,帮家里掌管而已。


做噩梦都是关于酒会,一个人笑着迎接每一位来宾。接受每一个赞扬。


“If there's love, go for it.”


^3


“越想越郁闷…”


彭昱畅含着奶糖,心好像已经飘到隔壁的大商场去了。他都没逛过街,现在。他想抓娃娃,想去换个发型,想去喝杯奶茶。这些想法,都产生在医院,他眼睁睁看着商场建起来的。建起来了,王一博也回来了。


“你想干什么?”


“那个。”


彭昱畅指了指娃娃机。用手机买了二十个游戏币,这次可要抓到了。


“那个那个!小熊!”


“好,我努力。”


王一博无奈,自己陪着一个小孩逛商场还被要求抓娃娃。试了几次就成功了,他自己也骄傲:自己没想到除了在商业方面有天赋,居然还是个“抓手”。哄哄彭昱畅还是不错的。


“啊啊啊好可爱!”


“我还不错吧。”


彭昱畅斜眼看了一下他,虽然很不情愿这样说。抛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给他。


“一博很棒。”


王一博不记得有多少年没看到过他笑了。


^4


“喂彭昱畅!”


“你快点。”


像两个大傻子在商场跑来跑去的,乐此不疲。牵着手跑到目的地。伤口慢慢被磨平了,又可以像之前一样快乐。


“一杯珍珠奶茶,一杯热牛奶。带走。”


“你还记得我喜欢喝什么。”


“我每天每夜都会想一遍,关于你的。”


彭昱畅趴在柜台上,手指泛微红,耳朵也红了。想缓和气氛想缓和气氛,被一手抓起。慌慌张张的嘟囔几句。


“干嘛…”


“你手好看。”


彭昱畅甩开,不情愿地在王一博耳边说了几句。


“想看回家看嘛。”


他抱着奶茶,吸溜吸溜喝着。坐在车里喝奶茶是一件容易完的事。彭昱畅没有料到真的洒了,虽然奶茶并没有太多。但是一个急转弯漂浮在奶茶上方的几颗珍珠掉落在王一博身上。彭昱畅刚吸上来,现在他只希望他不要生自己的气。


“你要吃的到我这了,吃了。”


“王一博你这是什么恶趣味啊!”


“我衣服刚洗。回家买海苔给你吃。”


“海苔!”


像个小狗一样。掉落在毛衣上的珍珠被舌头卷起送入喉咙。都是自己自作自受,还能怎么办…为了海苔豁出老脸。


^5


“一博?”


手拿起一片海苔给彭昱畅,他的嘴像个漏勺一样,碎末掉的满裤子都是。王一博将他“锁”在沙发上。


“小漏勺,希望你永远都是我的。”


第一次感受到甜丝丝的味道,还是在这个时候呢。


【博畅】海苔

^之前有人说过的在爱番外


^不知道的可以翻我文章看一下


^忘了的可以回顾一下


^从王一博的另一种选择开始讲起


^^1


“你回去吧,我清醒了。”


“哦。”


三个字堵在嗓子里面。


“彭昱畅,我爱你。”


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的王一博,手紧抓住雪白的被子。彭昱畅愣了一下,搭在手上的西装差点掉落。转过身对他说。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说完就把西装一扔,扑倒在床上。(以后会把这一段补上😌)和王一博缠绵起来。


他还在睡梦中,彭昱畅反思。自己心肠也太好了,现在竟然和之前背叛自己的爱人又一次睡^在一起。靠…他转了个身,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照片。当时和自己挽着手拍照的,被剪掉了。他也很恨自己。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背叛者。


“滴滴滴”


“你醒了?”


“一博…”


“干什么?”


“你今天上班吗?”


“今天星期六啊,笨蛋。”


“啊是吗,谁叫你昨天晚上,我都懵了。”


“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嘛。”


王一博起身吻了一下彭昱畅的额头。


“早安。”


吃完饭,他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播着电视。调到一个好玩的综艺节目,腿缩在一起。是不是哈哈大笑,要是在之前来说的话,王一博会说他笑的很有层次。


他想起旧事。几年前,他和王一博在一起同居了十个月。彭昱畅深知自己配不上他,但每次要走的时候都被挽留。高三那年,不知道怎么了,王一博消失了三个月。直到毕业考试结束后回家,彭昱畅依旧给他发着消息:“毕业考试结束了,你还回来吗”。三个月了一次都没中断,王一博回过一次。


“你别再找我了!傻吗!”


上完大学,他得了一场重病。他在医院里带了足有一年多,胃病。刚开始他一直想着王一博回来看他,时间久了也就没兴趣再管这些儿女情长的事了。过年的时候,医院组织一起看烟花。彭昱畅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望向窗外。烟花很漂亮,可哪有他漂亮呢。彭昱畅打开手机看看之前的照片,给王一博打了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他换手机号了,可彭昱畅一直没换。他就想,就想让王一博能找到他,能在想他的时候打过来。


^^2


“王一博。”


谁知道远在英国的他根本没有手机,有,但是一台老旧的诺基亚。通讯卡都没有。只用来打发时光:玩俄罗斯方块。当时他也是不想来上学的。更何况还有留在国内的彭昱畅!每每想起这些总是要掉眼泪的。


“一博哥哥,过年了!要不要出来吃饺子啊?”


“滚。”


王一博压低了嗓子,生气极了。“未婚妻”只好灰溜溜走掉。他脱掉身上的衣服,穿上彭昱畅的旧衣服。在大房间里跑来跑去,想让他身上的酸奶味充满整个房间。累了,就跪下揪起衣服用力闻着。


不能哭,哭了,就把衣服上的气味打湿掉了。


他还可以问彭昱畅现在生活的好不好,可回答总是很好没问题。根本不知道他生了病。在英国这么多年,他何尝不想赶快回去。在这的日子简直就是监禁,和坐牢没有区别。还每次都要求微笑,不能够哭丧着脸。可王一博本来就不太爱笑,之前也有好多人说他是“冰山美男”。


除了和彭昱畅在一起的日子。


第一次網頁版老福特,解鎖了好多之前在手機上覺得神氣的東西

有電腦就是好。

【博畅】月苗星座

※开车预警


※持砖轻喷


※一刀切直入


※我第一次开摩托,自己都不好意思


※月苗星座和这个文丝毫关系没有,只是起床迷迷糊糊想到了这个题目……(月:月亮,明亮,王一博。苗:树苗,可爱,彭昱畅。星座:两人的结合体)


※评论区见正文





*1

王一博早在高一的时候就想和彭昱畅发生点什么关系了。


可那个时候彭昱畅还不认得自己呢,他可是全校代表,很多女孩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当曾他当着全校一千多人的面发表过一篇自己写的关于同性恋的文章。王一博听的认真,里面提到了“这是不正常恋爱,有这种念头的同学趁早打消,之后我们会有更好的未来”。


更好的未来?更好的未来不是一手金钱一手美人吗。就在刚才,王一博成功要到了彭昱畅的手机号外加微信。他可以接近彭昱畅了。


“王一博,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哦……”

“可能是你那时整天跑办公室不记得我。”


“诶你家住哪啊?”

“啊我家就在月苗公寓那里,2单元401。”


王一博没想到彭昱畅这么主动。自己内心的纯情小男孩。


彭昱畅回家后,把西装脱掉。他喜欢在家里穿衬衫,而且是比自己大四个号的。感觉这样很宽松,比什么紧的要死的衣服要好。


“明天出去喝酒吧!”


一个朋友发了一条语音,他欣然答应了。



*2

中午他们在酒吧里泡着,酒保站得笔直一直在擦着杯子。明明很干净嘛。


“要不要试试长岛冰茶?哈哈哈。”

“试就试!”


彭昱畅愿赌服输,刚才剪刀石头布连输五局。脸都丢光了,一开始还号称自己是“剪刀石头布大师”,真香了。端上一杯鸡尾酒,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二话不说一杯都干了。


“呀,我都忘了我家还烧着水呢。你自己慢慢玩了!”


朋友及时退场。留下一个脸红扑扑的彭昱畅不管了,自己也只能晕晕乎乎拎起包走。走着走着,他也不知道走到了月苗公寓,碰到了下楼遛弯的王一博。


“怎么回事?”

“我热……”


软软糯糯的声音发出来,王一博都吓了一跳。这好像根本不是那个阳刚之气爆棚的学生会主席了。现在才更和自己的口味嘛。他被强行抱回了家。


本来下楼是想解解自己的酒气。可现在又来一个醉酒的。


“喂,彭昱畅,还醒着吗?”

“嗯……?一博……”


————————正文见评论区


【博畅】纯 (完结撒花)

我匆匆写了一点

轻喷




“简介都是我给你写的,计划书也要我帮啊?”

“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



彭昱畅坚定又可爱的眼神,王一博歪头一笑。舔了一下嘴唇。



“啦啦啦……”



他哼着歌在屋子里跳跳。自己看到王一博的眼神,乖乖坐在旁边。手机叮咚收到来自17级Y大同学群的通知,“今天九月一,邀请所有人都去饭店参加谢师宴!晚六点赴约!”



彭昱畅开心死了,抱着手机傻笑。王一博专注帮他工作,手哒哒敲着键盘,用力拍了一下“小奶包”。像炸了一样跳了起来。



“嗯?看什么呢。”

“今天晚上参加谢师宴,你去吗!”

“我是老师。”

“哦,也是。看我这脑子,谁叫你这么年轻。”



今天是个好日子,他坐在车后面,想起来去年毕业的时候,还有去老师宿舍的时候,因为地滑直接扑倒了一博。现在可以一起去参加宴会了,一个字形容,真好!(两个字)



彭昱畅打开车门下车,他挑了一双平底帆布鞋。穿的还是自己嘴里说出的low,虽然只是自己觉得,但是这身可是王老师帮他搭的,他瞬间感觉自己帅气了许多。



王一博喷了染发剂,虽然九月已经开始吹冷风了,可他还是倔强地穿上了破洞裤。腰带上别了铁环,随意拨弄了头发。



“一博,我觉得这样走,回头率蹭蹭的。”









他们两个踏进宴会大门。所有人都看向他们俩,一个是所有女生都爱的男生,一个是可爱到化的小朋友。当时他们俩都是名人。



“坐哪。”

“那里那里。”



他指了指小路正在挥手的那里,踩着大理石地板走过去。右手不自觉拉住王一博的袖子,像个小朋友和家长出去参加婚宴一样。



“嗯,是啊。我过得挺不错的。彭彭也是。”



他们坐在一起靠的很近,两只小手在桌下紧紧握着。彭昱畅不安分,手不停的在王一博的破洞裤上逗留。挠的他非常不舒服。



“彭彭好像有点紧张啊。”



虽是这么说,手在下面掐了一下。



“啊!对的,我有点紧张哈哈哈哈。”



太沙雕了。



“听说现在一博老师和彭彭住在一起?”

“没有,我住他隔壁。”

“当时上学的时候彭彭和老师关系很好呢。”



小路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



“彭彭,我记得当时你还有喜欢的女生呢,对不。”

“你瞎说!我没有!”

“嗯,是谁。”



王一博撇过头,虽然在笑着,可彭昱畅感觉到了一股气场,他俩的椅子是最近的。坐在他旁边的女生都把椅子拉远了。这么可怕吗!你怕不是个小恶魔吧。



“借一步说话。”



“喂,他说的是真的假的。”

“假的!我根本就没有喜欢的女生。”

“那你敢不敢承认你当时最喜欢我。”



彭昱畅被迫靠在冰冷的墙上,他可以承认。但是自己的脸呢。



“我……”



“啵”。



“好了,我知道你喜欢我。”

“王一博,这种事还是留着回家玩吧……”

“我现在就想玩,怎么办?”


他们俩走后,这里只留下了喘息和滚烫,红晕。


【博畅】纯

没有完结哦!!!





彭昱畅真实的感受到了,秃头的感觉。是自己学习太用功了?他连忙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打开万年不动的购物软件,犹犹豫豫地下单了黑色假发片。


这东西没几天就送到了,他马上就用。效果还不错,看不出来。


“下课。”


王一博整理整理书本。同学都涌出门外。


“彭昱畅同学,你的假发片。整理下,我看出来了。”


他瞬间红了脸,连老师都看出来了!他摸了摸头发,发片半吊着,怪不得看出来。


“周末要不要来我宿舍看电影?”


“好啊……顺便也可以放松一下。”


王一博挑了一个刺激的电影,是男孩子爱看的电影,类似《速度与激情》一样。小小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彭昱畅唯唯诺诺的,让干嘛就干嘛。这电影起初还是特别喜欢的,可是……情况怎么向丧尸逼近了?!


“我放的明明是……”


王一博刚要起身,电视上一个鬼脸出现。


“我去……”


“哦哟,吓一跳。”


彭昱畅心里明明吓了一跳,必须要在老师面前装作非常勇敢!必须要!不然自己老脸往哪搁啊。


“啊!!!”


他一下子就像小猫咪一样钻进王一博的怀里。王一博突然,还有点喜欢这电影了。虽然自己也怕死。


“一博老师,现在怎么样了?”


“还不行哦,现在非常血腥呢。”


“那我再坚持一会……”


彭昱畅坐在王一博腿上,脸背了过去。尽管这姿势有点奇怪,那他也认了,谁叫自己那么胆小啊。像个小老鼠一样。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王一博了。



彭昱畅惊起。醒来之后闻见王一博做菜的香味,“小仓鼠”没有想那么多,就穿着拖鞋匆匆跑出去。


“今天也要好好上学知道吗?”


“我知道了!知道了!怎么像个老妈子一样。”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彭昱畅举起筷子指着他。


“占我便宜。”


王一博和他一起出了门。每天都是这样,日复一日。就这样过完了四年,王一博不再当大学老师了,而是凭着超高学历当上了一家公司的高管,当时彭昱畅就职时虽然不和自己在一个公司,但是也可以。


“一博儿!”


“别这样叫我。”


Merry Christmas! "Motorcycle ”

(中文直译:圣诞快乐!“摩托车”)





“如果有一个人,他是星星,是月亮,是世界……”


彭昱畅躺在床上看电视剧,他已经哭到不能自我了。边哭边拿纸巾擦着鼻涕和眼泪,用完了大半包纸巾。现在电视剧都那么催泪吗?


突然插播了一条广告。


“今年圣诞还是一个人过吗?!不用担心!”


神经病……今年圣诞当然不是一个人过咯!彭昱畅骄傲死了,他还有王一博呢。催泪过后,他围上红黄相间的围巾。一开门,凉风嗖嗖嗖嗖的冲进鼻腔,噫!他咳嗽几声。


“圣诞特惠?汽车特惠?摩托车特惠……”


或许王一博已经看到摩托车特惠,屁颠屁颠跑过去玩大摩托了吧。呼,自己还哪有那么多精力去玩了,开卡丁车都累死。


彭昱畅手插在口袋里,在大街上胡转。他和圣诞老人拍了照,买了顶新帽子。是一种卷边的黑色小帽子,看起来很可爱。



“老公你看,好美的圣诞树!”


彭昱畅听到刚路过的一对情侣的对话,心又酸了起来。到现在了,还没个电话和短信。以后再也不理他了,什么嘛圣诞节,还是一个人自己过。现在被啪啪打脸了,疼死了。


“给。”


“谢谢。”


他收下了小丑的气球,吊在上面是个爱心。粉红色的爱心飘来飘去的。


像个小孩子一样。


他走到了游乐园门口,由于买不了门票只能在门口转转。忽然,一阵风吹过来。彭昱畅仔细看看才发现是王一博带着头盔。


“嘿。”


他摘下头盔,头发湿湿的。


“彭昱畅先生,你的大摩托已到达!请上车和摩托一起开心过完圣诞节。”


王一博把头盔给他。


“我才不是你的大摩托……”


“怎么可能?你仔细想想。”


彭昱畅开心地抱住了他。


【博畅】纯

在线一博老师现场教学🌚

小奶包能经受得住吗





“大家翻到第5页,我们来看一下第一节,函数与极限。”


王一博看到那么多学生来,而且还有坐在正中间认认真真的“小奶包”,开心的笑了。


“希望大家并不是因为我长得好看来听我的课。”


还是老样子,边板书边说话。彭昱畅咽了一下口水,除自己外,其他,全都是漂亮女生啊!怪不得坐在中间,真是万花丛中一点绿啊。连最后一排都坐得满满的,你怎么不把所有文科的女生都扔过来呢!


他一转身,就看见“奶包”举着一张纸,上面用马克笔大大的写着“不是!”,举到脸前,两个小眼睛滴溜溜地转。


“好,那我们继续。”


他认真的很,书上预习的时候就写的满档,再写下去,可能就没地做笔记了。他粘了一页纸,上面全写着笔记,函数的特性等其他有些杂乱的。王一博讲课利索,好像每一句都是重点,从来不废话连篇,这可比之前的老师好的多了。


“下课。”


“老师再见。”


“一博老师等一下!”


彭昱畅嗓门大,一些女生回过头来看他。他不好意思低着头小跑到王一博旁边,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和笔记本。


“你是昨晚问我问题的人吧,哈哈,你可真认真啊。”


“老师,这个题我还有点迷糊……”


经过一番讲解之后,他恍然大悟,一博摘下眼镜,揉了揉眼。彭昱畅扫到他的白色衬衫,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是个人都会脸红心跳吧,他也不例外,心怦怦直跳。


“小彭同学,你可以松开我的手了吗。”


“不好意思!冒犯了……”


王一博拿着自己的金丝眼镜,挥了挥手,对彭昱畅说:


“以后彭彭有任何不懂的都可以来教室宿舍211找我。”


“好,我一定会去的。”



“老师,请,请不要这样……”


“害羞什么?我们不是朋友吗。”


“可是,这太不合规矩了。”


“在这个房间里我说了算。”


王一博端来一杯热牛奶,彭昱畅不好意思地接过,他原本是来问题的。现在这样看,倒像是来做客的。


“一博老师……”


“我觉得你最近成绩很突出,这套题你先做着。是我手写的,题也是我出的,可能会对你有些帮助。字迹有些潦草……”


“一博老师!谢谢你给我题,”


彭昱畅终于找到空说话了。


“我是来问题的……”


“哦,我还以为你是来和我聊天的……来吧。哪个题。”


在讲题过程中,他几乎没有好好听,压根看不清书,感觉自己的耳朵特别特别烫,是因为一博老师在旁边靠的很近吗。好热。


“听明白了吗。”


“嗯!”


“你小耳朵怎么那么烫啊。”


王一博想伸手触碰一下,被彭昱畅完美挡住。再碰就要疯了,感觉自己要变成火箭上天了。他眼神闪躲,慌死了。


“不愿意别人碰你啊?”


“不,不是。”


“害羞了?”


他不说话了,双手捂住脸,说话声音像蚊子声一样,“卧槽我是不是爱上他了”。王一博笑笑,合上书,脸凑到前面。彭昱畅微微张开手,从手指缝里看到了。


他最后没有按自己的方式上去,而是像大哥哥一样摸了摸小弟弟的头。揉的像鸡窝一样。从一开始见面,王一博就挺喜欢他的。


“老师,我该走了。”


彭昱畅也是捂着脸跑出去,急得连书都没拿。跑出去瞬间凉快不少,倚在门上呼吸。这老师怎么这么会撩,直男性格好像要被掰弯了。他脑子里想些“师生恋”“甜蜜”什么玩意的东西,想让自己好好学下去。可是总忘不了老师那个眼神,那个动作。还有那套白到透明的衣服。


“诶?你怎么脸红啦?莫非是?”


“你在想什么啊!”


“你这表情,这眼神,这红扑扑的脸……”


小路踱步着,双手交叉。


“一看就是思春期到了吧!”


“屁嘞……”


【博畅】纯

设定:大一新生X刚考上资格证的新班主任


望吃得开心🙇



“啊啊啊啊啊!我考上了!”


彭昱畅对着电脑尖叫,第一志愿报的就是这个学校。多少次在睡梦中梦见自己在大学里骑着自行车和美女打招呼,梦见自己的女班主任特别的温柔,梦见自己的三个室友都很帅(要比自己不好看一点)。


“哎呀,终于等到你了。”


王一博从内口袋里掏出证,就差眼里泪花花了。他提了一袋东西去领证,好不容易得到了。他想明天先去大学去看看能不能先去当个实习老师。今天晚上要不要去摩托车场溜一圈呢。


“妈,我考上学了!估计后天我就动身去了吧,啊我当然懂怎么照顾自己呐!”


彭昱畅边打电话报喜事,边从衣橱里拖出一个大行李,拍了拍上面厚厚的灰尘。拉开拉链,里面空空的一尘不染。他把几件常穿的衣服放进去。


“您好,我来应聘讲师。这是我的资料,我从985学校毕业。我觉得也不用多说些什么了吧,哈哈哈。”


王一博彬彬有礼,吐字都很清楚,一言一行都好似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样。手指纤细,搓着纸。真不知道这种老师要迷倒多少少女啊。


“哇塞,这么大一个学校啊!我只在手机上见过,原来有这么大啊!”


彭昱畅拖着箱子,手里拿着录取通知书,风尘仆仆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这意味着又要进行四年甚至更长远的路。他踮起脚跳了跳,粉色衬衫上两根线也哒哒跳起来。


“老师好。”


“嗯你好。你也是新来的?”


“对的。老师您?”


“我也是新来的。”


王一博挑了一下嘴,想到了什么,又把话咽了下去。这位新老师穿的板正,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衬衫,可他就能穿出一种“校草”的感觉!彭昱畅想,要是自己也这样帅就好了,那样一定很受女生欢迎吧!


“说不定,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哦。”



“老师,你也是第一次来学校吗。”


“是啊,和你一样。”


“能当上大学老师的人一定很了不起吧!”


“你努力一把,也就可以。”


彭昱畅眼里好像冒着星星,看着王一博。从来没有人这样鼓励过他,哎呀,这个老师可真的好,比我以前见过的老师都要好上数万倍。


“老师,我的宿舍到了。呐,那里就是老师宿舍了。那我先进去了。”


“有缘再见。”


王一博提着小小的公文包,黑皮鞋咖哒咖哒地走在地上,好像有一种神秘的气场围绕着他。路过的学生和老师都距他五米之外。算了,反正他已经习以为常了。上高中的时候,除了被英语老师表扬过,被体育老师踹过,被生物老师扭过耳朵,被数学老师打过戒尺之外。就再也没人靠近过,提起过他。


“呀!你是新来的老师对吧?好像是叫……叫……”


“王一博。”


“对对对,啊,刚才下了个通知让我给你诶。”


“什么。”


“就这张纸啊,我没打开过。”


那位老师像台湾人似的说话,平舌音翘舌音能不能分清啊……王一博在心里吐槽。


嗯?呀,好像刚才承诺那位小同学的话,要实现了。


彭昱畅像一个小精灵一样,来到人类世界,好奇的到处乱逛。甚至到了女生宿舍都浑然不知。


“喂小伙子,别以为你穿粉色衣服就可以假装女生的啊!快回去你晓得吧!”


“哦哦,不好意思……”


他只好灰溜溜地滚回自己的男生宿舍,算了,万事开头难嘛。记住,自己可是“闯”过女生宿舍的人了!当然要天不怕地不怕……现在还热血什么,彭昱畅低垂着眼。


“306。”


他看了看旁边的门号,拉回箱子往后退了几步,小心推了一下门,迎面的茉莉花清香味呛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这是,女舍吗?怎么这么香啊?自己想象的,不应该是三个大老爷们在整理床铺,放好自己的物品向自己打招呼吗?怎么一来就喷了香水。沐浴露也不应该这么香啊!


“啊同学,你好。这个屋子刚开始实在是太臭了,我就喷了点花露水,谁知道喷了这么多……”


“没事没事,我还能接受。”


“同学,你好可爱啊,这身装扮一定很受女孩子喜欢吧!”


“没有没有。”


他尴尬地揪了揪耳朵,开始正式自我介绍。


“我叫彭昱畅,你可以叫我彭彭。”


“叫我小路就行,我不太喜欢让别人知道我的大名。”


之后又来了两位同学,彭昱畅觉得自己好像拉低了整个宿舍的颜值,甚至整校!说起来,明天早上还要开班会,认一认班主任什么的。唉,烦都烦死了。md……怎么这么多事,上高中都没这样烦吧!



“来了的同学都签一下到,一个个往后传。”


从进班时,他就傻了。这不是新来的老师吗?还是自己比较熟的。


“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这样说起来比较通俗易懂。之后我会去讲高等数学这一门必修课程,希望你们都会去好好听。”


王一博挑了一下眉,扫视所有人。


突然扫到彭昱畅时,目光停驻。笑了笑,低下头看着花名册,拿着红笔在学生后面备注上打钩。而在他后面,画了一个小笑脸。这学生真可爱,可爱的我都要爱上他了呢。


“好,你们先了解了解我。”


王一博转身朝向黑板,白色粉笔唰唰几下,写上三个漂亮的连笔字。既不是像小学生一样一板一眼写上,也不是特别花里胡哨。


“我呢,叫王一博。你们可以叫我一博老师。毕竟我们年龄相仿,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彭昱畅托着腮看着他,一只手玩弄着胸前的两条带子。好无聊啊。他看了一眼手表,四十分钟了,该下课了吧。


“别想着下课,还有一个多小时呢。这可不跟你们高中一样。一二节课都是我的。”


王一博背着身正写着关于如何入学生会须知,又用红笔标红了一个点。


“老师,我可以去上厕所吗?”


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举起了手,彭昱畅探出头来看了看热闹。


“去吧。我是不会对女孩子绝情的。”


彭昱畅差点要吐了,这个老师也太会撩了吧?男生无感,快靠边站。终于熬过这一个多小时,王一博说可以向自己要联系方式,一大堆女生组团涌去。彭昱畅站在圈外,踮着脚看。他拿出自己的小包,里面有一个超小的笔记本,他一直没舍得用的。那些女生退去,自己小步小步走上前,递上一个小本子。


“一博老师,我也是来要你联系方式的。”


“第一次有男生要我的联系方式呢。”


王一博眯着眼睛笑笑。


“以后有学术上的问题可以随时来问我,随时。”


【博畅】Unknown love

雨衣老妖精我又回来了!

欢迎加入极圈女孩的抠糖日常,群聊号码:674225230(实时催更X)



6


“什,什么……”


“你,让我去你家?”


彭昱畅低头拽了拽自己的衣角。他穿了一件墨绿色的棒球服,口袋里鼓鼓囊囊不知道放的什么。


“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倒不如我们俩一起。”


王一博食指在空中绕了一圈,嘴角慢慢勾起。是谁的小心思又在胡乱想,眼里透光似的,茶褐色的眼睛。


彭昱畅伸手抱住王一博,王一博顺势抱起绕了一圈。他开心的要命,他怎么越来越喜欢这个男的了?虽不说什么大富大贵,家大业大。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彭昱畅身上总有一种吸引自己的感觉。又不像是Sexy ,也不像是帅气。


“啊啊啊啊啊!一博你家好大啊!”


“嘘,小点声,一大早来邻居都还没起床呢。”


王一博上去就亲了一口。


“吵到别人怎么办?”


彭昱畅羞得抬不起头来,小跳着就蹦进了门。木地板不会吱嘎吱嘎的响,用手碰墙壁不会有墙皮滴落卡拉卡拉的声音,开门也不会有吱吱吱的噪音。


一切都比自己家好太多了吧?


“一博,你家真好。”


他边走边用手触摸着各个艺术品。不小心碰掉了一个青花瓷罐子。他连忙用手去接,王一博也伸手接到。两个人的手叠在一起。


“那个,我先上楼看看。”


“小心点。”


彭昱畅尴尬死了,现在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溜到自己家,现在看自己,是不是就像刘姥姥逛大观园一样滑稽。自己好土。


7


“哈哈,什么?你觉得自己很low?怎么会啦?”


“我好像根本没见过世面一样……”


“你怎么这样可爱啊?小仓鼠?”


原来,彭昱畅的嘴被塞的鼓鼓的。怎么还这样可以说出清晰的语句?


“哦,忘了告诉你了。我吃饭,包子是,一口一个……”


他不好意思地用手比了一个一,引得王一博哈哈大笑。


“你笑屁啦,真是的。”


“你胃口可真大呀,引体向上是怎么满分又优秀的。”


他又伸筷子到牛肉片那里,一次夹了三片。


王一博只顾看彭昱畅的样子,真滑稽。啊!他好像越来越深陷爱河了。他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彭昱畅是王一博的。